完结篇

何鹭池真的把瞿杨宠上了天,把他和瞿英安排到公司对面的一个高档小区,还给请了家政,瞿杨除了陪孩子玩,几乎不用做别的事情,到了吃饭的点儿,某人自然就回来了,褪掉帅气的西装穿着家居服在厨房忙活一阵,就张罗着吃饭。不是顿顿大鱼大肉,却营养搭配,花样百出,让两个大孩子吃得特别舒服。

“我自己做就行了啊,你跑回来干什么?”瞿杨每次都是这样说,却埋头狠吃,没有半点不喜欢的意思。

“你带着孩子怎么做饭嘛,小家伙这么顽皮,太费神了。”他揉揉太阳穴,明显有点儿累。

“这些天你都在忙什么呢?昨天晚上我都睡着了,都没见你过来。”但是早餐睁眼的时候,小池是在身边的。

何鹭池低笑,瞅了一眼正用勺子舀起饭菜的瞿英,用嘴型说道:“想我了吗?”

瞿杨翻了个白眼。

瞿杨见弟弟吃饱了在玩勺子,就命令他去擦嘴洗手,“洗好手手用毛巾擦一下,然后去客厅看动画片吧。”

“嗯,多多。”瞿英乖乖去了。

瞿杨看着他的背影感叹道:“慢慢就长大了,快要进幼儿园了,你看我训练得怎么样?应该不会挨饿、挨老师批评了吧。”

何鹭池点点头:“挺独立了,应该很快就适应幼儿园的生活,这几个月可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瞿杨盯着他忽然笑了:“你是想说你更辛苦吧?忽然拖了两个累赘,干啥啥不行,吃饭第一名,喏,又是光盘行动。”

“嗯,不要浪费,够吃就行。”他可是掌握了这两弟兄的饭量和喜好,拿捏的恰到好处。

瞿杨去洗碗,何鹭池就陪着他,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,趁着小家伙在客厅专心致志地看动画片,他就左亲一下又亲一下,快把瞿杨给惹毛了。“别动啊,你看吧,水都溅到我脸上了。”

“杨杨围着围裙的样子好贤惠,爱得不得了,忍不住嘛。”

“那你赶紧去上班了,下午还开会呢。”

“不急不急,还有20分钟,我想多跟你呆会儿。”

瞿杨一脸的无奈,“你不嫌腻歪啊?我成天都一副家庭妇男的打扮,你还没看腻啊。”

“天,你都不晓得你这样清清爽爽的多诱人,又欲又纯,要不是你不会同意,我恨不得扒光你,就在这里做一次。”他一脸悻悻,有时候真的嫌弃碍事儿的小瞿英。

却又不得不感谢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,他带给杨杨的乐趣远大于麻烦,有了他的陪伴,杨杨的笑容明显增多,性格也更坚强开朗,比起自己那点小小的欲望,杨杨的快乐才是第一位。

“哟,又跟自个儿的侄子吃醋啦?哎,你是有多幼稚哦,行了行了,你让开一会会,让我把这几个碗唰了,就去~~呃,给你削个水果,犒劳犒劳你辛苦养家。”

何鹭池从背后环抱着他,没有别的非分之想,就是单纯的、不可遏制的想要去靠近瞿杨,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特殊磁场他解释不清楚,也不能用正常的逻辑去分析,唯一的解释,他太爱瞿杨了。

“杨杨,明天姐姐要来看小宝,我们一起去外边吃饭吧,这么多年了,你怨她也好、气她也罢,她始终是你最疼爱的弟弟的母亲,我们是一家人,不要心存隔阂。”何鹭池亲吻着瞿杨的发丝,已经找不出任何拒绝姐姐的理由了,她想跟杨杨冰释前嫌,想一家子其乐融融的。

但是,假如杨杨不同意,就拉到。

他现在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为难杨杨,哪怕他只是皱一下眉头,都会令自己自责老半天,自省自己到底哪里没有做好,能不能努力做到最好。

杨杨就是他强大的动力和幸福的源泉,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来之不易了,他一点都不想破坏。

“不去。”瞿杨回绝得很干脆。

所以何鹭池没有打算纠结这个话题了,他放开了瞿杨去冰箱里挑了几个果子,拿到清水下冲洗,打算切水果丁泡酸奶,杨杨和瞿英都喜欢这样吃。

瞿杨呲牙:“怎么,我说不去你就甩脸子啊?小肚鸡肠!”

“没,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,不去就不去,谁惯她啊。”

瞿杨擦掉手上的水渍,解开围裙。“那晚上你陪我去超市,去买些菜备着,明天我亲自下厨。”

何鹭池大惊:“杨杨?”

“她是我小妈啊,千里迢迢过来,我能随便带她去吃馆子吗?再说了,她肚子里的胎儿正是需要大量营养的时候,外边的饭菜不卫生,食材也不见得多好,我最近跟淇淇学了一道硬菜,完全可以拿来招待你姐。”瞿杨说过,任何时候何雪莉想看娃都欢迎,他没有立场反对他们母子见面,反而巴不得瞿英经常有自己的母亲陪着。

从小失去母爱的孩子最懂这种情感的珍贵和无法取代。

何鹭池非常高兴,一把将瞿杨举过头顶,在厨房里转着圈儿。

“咦。我也要举高高。”瞿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蹿进来,兴奋得不得了,拽着何鹭池不撒手。然后就出现了一人抱两孩的画面,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的幸福。

瞿杨很喜欢跟小池一起逛超市,感觉特别温馨,有老夫老妻的氛围感和默契,随便拿起一样菜,他们就能异口同声说出怎么烹饪最好吃最有营养。把小朋友放在购物车上坐着,何鹭池推着车亦步亦趋地跟着瞿杨,看他挑挑选选,看他各种各样的神态和姿势,时不时露出一个温暖的笑颜。

“干嘛哦,笑得这么奸诈。”瞿杨皱着眉,丢给何鹭池一袋饼干。

“别给小宝吃饼干,容易蛀牙。”何鹭池顺手放到货架上。

“不是给他吃的,你瞧瞧眼熟不?”

“不眼熟,你知道我不怎么吃零食的,看谁都一个样。”

瞿杨又把它取下来,在何鹭池面前晃了晃,“是你姐姐当年给我准备的,我当时可是饿得能吃掉一头牛,这种小饼干,塞牙都不够的。”

“哦,在岛上杨杨就是吃的这个?要不要带一包回去,忆苦思甜?”何鹭池笑眯眯地望着他,仿佛眼前已经回到当初的画面,固执又偏见的他说什么也不允许瞿杨动人家的包裹,换做是现在,他一定亲自给他打开,双手奉上,杨杨想吃就吃,杨杨是小孩子,不用负责,他闯的祸他犯下的错,都由自己来承担。

人的双标就是这样无语。

“才不好吃呢,特甜。”瞿杨大笑,看了一眼又放回货架上了。

“杨杨我下个月要出国一趟,代表“乘风”去参加东南亚国家快递物流业新经营思路谋划四网融通的峰会。”

瞿杨的笑容凝固了,他现在习惯了每天见到小池,假如他出国了……应该要好多天都见不着了。

“杨杨,到时候把小宝送回他外婆那,让我妈帮着照顾一段时间,你跟着我一起出国吧。”

瞿杨愣了一下,随即摇摇头“不了,我留在家里照看瞿英吧,你去办公,我跟着去干什么,我算什么呢……”

何鹭池见他走远了,没有气馁,追了上去。“杨杨,去吧,去吧。”

“哎,你好烦!真不去。”

“去嘛,我想天天都见到你,工作的事顶多两三天就结束了,剩下的时间,我们可以自由规划。”何鹭池满眼都充满了渴望,他一定要给瞿杨一个惊喜。

瞿杨心里软软的,对跟小池结伴出游充满了希冀,这么好的男人在盛情邀请他,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?似乎没有。

“可是瞿英的外婆在上班,她愿意照顾他吗?还是别给她添麻烦了吧。”

“我妈有公休假,正好想孩子了,让他们祖孙好好聚聚,我们旅游完了再去接。”何鹭池掐了掐瞿英的脸蛋:“这么皮,让外婆好好调理一下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瞿杨笑了笑,同意了。

晚上准备了5菜一汤,像模像样的,门铃响的时候,小瞿英屁垫屁颠跑去开门,看到他妈妈的时候,他咦了一声,睁大眼睛望着来者,然后发出了令人哭笑不得的询问:“你又来我多多家蹭饭呀?”

何雪莉一边笑,一边递了一袋东西给他:“小宝,把这个给哥哥拿去。”

何鹭池正在摆碗筷,笑着问:“哟,你还客气起来了,带什么东西啊,你自己行动都不方便。”

“嘿嘿,又不是给你的,你废话什么。”何雪莉撑着大肚子,缓缓走进来。之前她来过两次,熟门熟路的,坐到沙发上,开始吃水果。

听说这次瞿杨亲自下厨,何雪莉可是相当期待的。

“妈妈,我的新玩具呢?”瞿英送完东西就赶紧跑到母亲身边邀功,摊开肉嘟嘟的爪子,盯着她随身携带的挎包。

“喏,自己拿吧。”何雪莉把包递给他。

瞿英翻到几册书。

“哇,给老舅看看这什么,《儿童3d立体书情景体验认知绘本》,一套8册啊,不得了不得了,马上小宝就要上幼儿园了,的确该提前学习新技能了哦。”何鹭池抱着孩子坐在自己大腿上,陪姐姐聊天,不一会儿,围着围裙的瞿杨端着压轴好菜出来了。

“多多,看,妈妈买的洞洞书,有鱼、树林、桶龙、大象,可以立起来哟。”瞿英献宝一样的把他新获得的“玩具”拿给他哥看,分享这种快乐。

“好好好,先放好,马上去洗手,吃了饭再研究。”然后瞿杨对着两个大人说:“开饭了。”

“走吧,姐,我扶你起来。”孕妇多有不便,但是何雪莉算相当坚强自立的了,她撑着腰,慢慢挪着起来。“下个月卸了货就好了,已经7斤多了,照这样长下去,得生个十来斤的大胖小子呢。”

“是男孩?”瞿杨好奇地问。

“应该是吧,没查,是男是女都好,我都喜欢。”

“哟,挺丰盛嘛。”何雪莉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,露出欣慰的笑,要知道几年前瞿杨还五谷不分,十指不沾阳春水,虽说是男孩,但也太缺乏生活的独立能力和体验了,荒岛生存的计划也是迫于无奈,没想到他真的改头换面,还成了自己的“弟妹”,不感叹这神奇的缘分都不行。

看着他们俩这么般配、这么幸福,何雪莉由衷地笑了。“小宝妨碍你们这么久,我这个当妈的很过意不去。”

“光说有什么用,你这一胎生了就悠着点儿了,别马上又怀上,我们不是给你带娃的佣人,你自己事业有多忙你有点数吧。”何鹭池甩了一个白眼给姐姐,可能从小到大他是第一次这么跟她姐姐说关于瞿杨以外的话,听得何雪莉直皱眉。

“杨杨都没说什么,你又没带多少,还捡着大话说,真不害臊。”

“瞧你把我家杨杨累得,这么高的人一直就没超过120斤的体重,每天都是孩子孩子孩子,哼,反正二宝我们绝对不帮忙带了。要生三宝四宝你自己掂量一下吧。”

瞿杨没说话,一直在给孩子挑他喜欢吃的东西,反正生不生都不是他能决定的,但是瞿家子孙满堂,开枝散叶是件好事,他们又不是没钱养活。

不过内心挺想笑的,这对姐弟的对话也真是让他耳目一新,莫非这就是有了“媳妇”忘了亲姐的真实写照。

不过这样维护他的小池实在太可爱了。

何雪莉没有呆多久,吃了饭陪着孩子睡了午觉,下午又走了。

晚上何鹭池早早就把瞿英哄睡了,然后硬要带瞿杨出门。

“干嘛啊?小宝一个人在家,我不放心。”

“卧室有监控呢,一旦发现问题,2分钟就能赶回家,杨杨,走吧,陪我好么。”

“去干啥呀?”两分钟的路程,他实在想象不到是要带他去哪里。

何鹭池从裤袋里摸出两张电影票,“就去2楼的电影院看场电影,看完就回家,好不好嘛,我的乖杨杨。”

看电影?

瞿杨想起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二人世界,一起看场浪漫的电影几乎都成了他的心病,他没有忘记曾经有一次,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女人,然后还在电影院的厕所里差点打起来。

“看什么啊?”

“我的爱人。”

瞿杨一下子就变了脸色,不提还好,他真的快忘了自己在老房子发脾气的夜晚了。“好,你先说说,你的爱人是谁?”

“你呀。”

“少来!别当老子是傻瓜,你曾经当着媒体称在爱人的帮助下搜集“菲科”申请的“无人仓智能控制系统”专利技术无效的证据,假如不是那位贵人,你如何打赢的官司?”

何鹭池哈哈一笑,搂着瞿杨开始亲。

“走开啦……不要以为可以轻易蒙混过去,别把我的宽容和大度当好欺负,我的眼里容不下沙子,要么说清楚获取我的原谅,要么~~要么就~~”瞿杨咬着嘴唇讲不下去了。他怕!

“哎,我的笨杨杨呢。我给你看样东西。”何鹭池去摸瞿杨裤袋里的手机,然后举在手里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手机啊。”瞿杨咬牙切齿地瞪着他,还真把自己当白痴了嘛。

“这个手机是我爱人花光了他第一个月辛辛苦苦打工的钱给我买的,但是我没有好好珍惜,混账地还给了他……”

“你提这个干嘛?”瞿杨生气地打算夺过来,没错,他用的一直是当年送给小池的那一部手机,保护得很好,稍有磨损,功能一切正常,所以根本没打算换。哪怕是跟着马韫吉流浪在外,即便连SI M卡都不插,也贴身携带,从未有过扔掉的念头。

“里边有一个设置了密码的文档,你一定从未点进去看过吧。”

“密码不对,试了几次,放弃了。”

“笨死了,密码是我们掉落荒岛的日期,你没试过?”

瞿杨红着脸,的确试了双方的生日,生日组合,都没成功后就放弃了。

“呃,那我看看。”瞿杨夺下手机输入了那串数字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些东西,有小池跟严葛的通话录音,还有几份核心技术的草图和初步设计方案,可以说跟“洋洋I号”的内核高度吻合。但是却早于“乘风”与“菲科”合作这项技术的时间,事实摆在眼前,不得不让人信服。

“可是手机一直在我这儿,你啥时候偷去的?”

“在俄罗斯救下你的时候,手机就放在你身边的。”

瞿杨垂下头:“相比之下,你精明得无懈可击,而我,傻得透顶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难堪的过去和值得期许的未来,杨杨,你的爱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没有你,我什么也不是,也不会处心积虑做很多令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当时保留了通话记录,其实只是想证明,我们打电话谈的都是公事,绝对没有你想的乱七八糟的感情,哪知后来~~竟然成了扳倒谎言的有力证据,我并不知道你还保留着这个手机,因为按照你往常的习惯,恐怕···已经尸骨无存了。而且我也没有脸问你这个手机的下落,就一直没有更好的办法对抗他们,官司一拖再拖。”

瞿杨脆弱地靠在他怀里,“我们去看电影吧,我只想认真地和你相爱,过好每一天,别的~~都不重要了。”

“嗯,杨杨。”

他落下深深一吻,他深信,这一次,他们永远不会分开了。

出门前检查了小孩子和摄像头,瞿杨又匆匆去了厨房,拎了一袋东西。

“什么呀?”

“小妈给我的血糯米奶茶,带去电影院喝呗。”

何鹭池露出惊讶的笑容,看来,他们真的冰释前嫌了。

电影很感人,瞿杨几乎是含着泪走出电影院。“下次不可以带我来看这种赚眼泪的电影了。”

“评分高嘛,大家都说好看。哎好好好,下次我们去看欢快的。”何鹭池牵着瞿杨的手,一点不介意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,十指相扣,步履坚定。他要这样一直站在瞿杨身边,以他的爱人身份,不离不弃。

“对了,下个月我们出国是去哪儿啊?”

何鹭池深情的告白:“菲律宾,我们相爱的那座海岛,我已经买回来,送给我的杨杨,取名——杨人可岛。”

(全文完)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大家看到最后,今天在丽江写完最后一章,幸福得不得了。下一本《手模》,小甜文,大约5月上旬开文,欢迎我的小可爱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哟。嚒……

喜欢荒岛劫爱请大家收藏:()荒岛劫爱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