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这也叫共处一室

“咳咳,我也不想的,还不是你长得让人太想犯罪了……”

顾宇这时总算回过神来,小声地嘀咕了一句。

“哈?你还怪起我来了,明明就是你自己龌龊!”

唐雪柔被他气得抓狂,然后就开始眼泪汪汪的了:“我怎么那么倒霉,只是高考完出来放松放松,就遇上这种事,好不容易活了下来,还要跟一个色胚共处一室,呜呜~”

神特么共处一室,你家房子这么大啊,这破岛都快赶上一个小镇的规模了好不好?

听了唐雪柔的哭诉,顾宇简直无力吐槽。

深知女人一旦哭起来,安慰只会适得其反。

顾宇索性不去管她,继续在脚下的灌木丛里搜寻起来。

他倒也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采摘到了几种不知名的野果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。

渐渐的,唐雪柔的哭声越来越弱了。

顾宇不禁撇了撇嘴,果然,不搭理她就对了。

“哎,那个谁,你……你快过来!”

就在这时,唐雪柔突然不哭了,而是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,语气带着几分焦急地喊道。

“别谁谁的,我有名字好不好。”

顾宇全当她在抽疯,压根儿不当回事。

“哎呀,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,你快过来看,那是不是有个人?”

唐雪柔的声音愈发焦急了。

“啥??”

一听这话,顾宇顿时不淡定了,“嗖”的一下窜出灌木从。

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顾宇果然发现有一件黄色的衣服在随着海浪浮浮沉沉。

但是离得太远,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人。

“看好这些野果,我过去看看。”

救人要紧,顾宇顿时也没心思再观望了,交待了唐雪柔一句,然后就一个猛子扎进海里。

“哎,你……你小心点!”

唐雪柔也说不清自己对顾宇到底是什么感觉,厌恶是有些厌恶,但还谈不上特别讨厌,反而还对他有些依赖…

总之,目前是肯定不想他有事的。

与此同时,顾宇已经游远了。

从小就在水边长大的他,水性自然没的说。

几个猛子下去,距离目标也就只剩最后一小段距离了。

而这时,顾宇终于可以确定,泡在海水里的的确是一个人,一个颇有姿色的中年美妇。

没有多余的动作,顾宇抱住美妇就往回游。

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自然不是累的,而是他在摸到对方小臂的一瞬间就隐约明白了什么……

就这样,顾宇将美妇带上了岸。

唐雪柔第一时间跑了过来,脸上还带着几分欣喜。

“太好了,是位小阿姨呢,我总算有个伴了!”

唐雪柔心性单纯,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,然后才发现不对劲:“哎,这位小阿姨她……怎么还不醒?”“溺水了。”顾宇面无表情地回答道。

“啊?那你赶紧救人啊,你不是挺会急救的吗!”

见他这么无动于衷的,唐雪柔急了。

却见顾宇撇过头去嘀咕了一句: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里救得活死人?”

事实上,顾宇刚才就知道对方已经死了,哪有活人的身体这么僵硬而且身上一点温度都没有的?

也就是他神经比较粗大,换做其他人,意识过来之后,一准儿吓个半死。

“你说什么?死……死人?啊!!!”

相比之下,唐雪柔得知真相后的反应就正常多了,尖叫一声瘫坐在地上,还连连后退。

顾宇庆幸自己提前堵住了耳朵,不然现在可有自己好受的了。

女人,果真脆弱得很,明明都算是死过一次了,还这么禁不住打击。

殊不知,眼前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每天沐浴在校园那种和谐的氛围里,平日里看见几个男孩子打架,都算得上是大事件了,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?

冷不丁地一具尸体摆在眼前,换谁恐怕都得吓一跳。

就在唐雪柔还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时候,顾宇突然想到了什么,开始在美妇的身上摸索起来。

“你做什么!”

殊不知,唐雪柔看到这一幕,顿时也顾不得害怕了,而是俏脸含煞地质问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混蛋啊你!人家都死了,你居然连人家的尸体都不放过!”

“擦!”

顾宇简直给她的脑洞跪了,丫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有的没有,自己看起来就那么焦渴难耐吗?

就算如此,也不至于恋尸吧?

最终,顾宇顶着唐雪柔极度鄙夷的眼神,从美妇的身上翻出一包ESSE女士香烟、一个Zippo火机以及一支迪奥口红。

这三样东西之中,Zippo火机自然作用最大,算得上是顾宇目前最大的收获。

其次是那包香烟,虽说他本身是不怎么抽烟的,不过烟灰倒是有不少用处,留着应该也能派上用场。

至于那支迪奥口红……

犹豫了几秒钟之后,顾宇果断扔给了唐雪柔。

“啊!你干什么?”

唐雪柔现在已经知道误会顾宇了,但是看他的眼神依旧很不友好。

毕竟在她看来,不经过允许就拿别人的东西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。

至于冒犯死者,那就更过分了!

所以,当口红飞过来的那一瞬间,她的本能反应不是去接,而是选择避开。

“呸,拿死人的东西,这种亏心事你也干得出来?”

唐雪柔一脸嫌弃地说道。

“我说大姐,你脑子有坑吧,这都什么关头了你还计较这些?真不知道该说你纯还是说你蠢。”

顾宇说着又把目光转向地上的美妇,若有所思地搓了搓下巴:“其实,这身衣服也挺不错的。”

此话一出,唐雪柔顿时满头黑线,她赶紧又躲远了几步。

此时顾宇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完完全全是个神经病了。

不过最终顾宇还是没有下手,毕竟溺死已经够惨的了,再把人家衣服给扒下来,属实过分。

而且同在一座荒岛,看到有人离世,难免也会升起一股悲戚之感。

没心没肺如顾宇这般,也不由地开始担心起以后的命运来。

喜欢与姐妹花荒岛求生的日子请大家收藏:()与姐妹花荒岛求生的日子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