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被恐惧吞没的仙玲

“咳咳,貌似是椰子熟了从树上掉下来了,别怕别怕。”

顾宇恋恋不舍地从唐雪柔月匈前离开,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把这丫头给支走。

他很清楚,那位仙女祖宗明显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,这样下去可不行,会挨揍的。

“那个,小柔啊,你出来这么久不太合适吧,你表姐她会担心的。”

顾宇很委婉地提了一句。

“嗯?我出来很久了嘛?没觉得啊。”

唐雪柔压根儿没听出顾宇的言外之意。

“擦!这妞儿真是单纯到没边了。”

顾宇在心里腹诽了一句,脸上却挤出一个微笑:“你表姐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,现在一定正提心吊胆呢,你不应该去多陪陪她吗?”

“我陪有什么用啊,人家可是有未婚夫的人。”

小妮子有些吃味地说道。

“关键那姓冷的不是不知情嘛。”

顾宇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地劝道:“在这座荒岛上,你们才是最彼此亲的人,现在你表姐受到了惊吓,你身为妹妹,怎么能不在她身边安慰她呢?”

“唔,你说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。”

小妮子总算是被他打动了,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吧,那我现在就回去,等有空再来找你玩。”

“嗯嗯,快回去吧。”

顾宇欣慰地笑了笑,心想总算是把这丫头给劝走了,这下应该总至于挨揍了吧?

然而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!

因为不但小妮子没走成,她的表姐,小裤裤被偷事件的主人公,那个姓夏的臭娘们,居然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偷偷地摸过来了…

“日!”

顾宇在发现夏婉儿的一瞬间,就明白自己今天多半要凶多吉少了。

真是的,这妞儿什么时候来不好,偏偏这时候来,成心的吧?

没瞧见那位仙女祖宗都开始扒拉树皮了吗?这是打算把自己挠死啊!

“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。”

夏婉儿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“啊!!跟我没关系,我、我什么都没说!”

小妮子还以为她指的是小裤裤被偷一事,顿时躲到了一棵槐树后面,心虚地不敢露头。

然而夏婉儿根本就没搭理她,只是冷笑着瞥了顾宇一眼:“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姓顾的,你什么时候这么为我着想了?”

“嗯?有吗?”

顾宇挠了挠头回答道:“或许是因为,乐于助人,一向是我身上的传统美德吧。”

“呸!你忽悠鬼呢?”

夏婉儿气道:“你最好老实交代,你处心积虑地想把这个笨丫头支走,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“难怪我觉得你不太对劲,臭顾宇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经夏婉儿这么一说,唐雪柔也反应过来了,当下板起俏脸质问道。

“妹的,难搞啊。”

顾宇下意识地往仙玲在的方向瞥了一眼,有些头疼怎么才能把这姐妹俩给打发走。

“你鬼鬼祟祟地看什么呢?说啊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

婉儿见他不回答,更加断定了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“就是,臭顾宇,亏我那么信任你,什么都跟你说,你居然还对我藏着掖着的。”

唐雪柔说着就要去拽顾宇的胳膊:“是不是当着婉儿姐这个外人的面,你不方便说,那好办,走,咱们去那边说。”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眼瞅着唐雪柔就要把顾宇拉走,夏婉儿顿时满头黑线:“臭丫头,你说谁是外人?我可是你姐!”

“我知道啊,可是你跟顾宇不是关系不好嘛,对他来说,你就是外人咯。”

小妮子一脸理所应当地解释道。

对于这个跟自己上劲的表妹,夏婉儿已经懒得跟她理论了,恨恨地扫了顾宇一眼,突然间有了发现。

“喂,姓顾的,这大清早的你是有多热,居然把上衣都脱了?”

此话一出,唐雪柔也好奇起来了:“是啊顾宇,你衣服呢?”

“哦,我刚刚晨跑来着,嫌热就把衣服给脱了,忘了扔哪去了。”

顾宇强装镇定地说道。

“厉害,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的,嫌热是吧?可我怎么觉得你在发抖呢?”夏婉儿冷笑不已。

尼玛,能不发抖吗?本来海边早上就冷,更别说他之前还下海救人,到现在裤子都没干呢。

“你居委会大妈啊?那么多闲话,我发不发抖关你屁事?”

说多错多,顾宇决定不再搭理她就是了。

“呵,心虚了?”

见他这副反应,夏婉儿反倒愈发来劲儿了,甚至还走到他身前仔细地闻了闻。

“啧啧,女人的香味啊,姓顾的,老实交代吧,哪来的?”

“咳咳,我不知道,跟我没关系。”

结果顾宇还没说什么,唐雪柔先脸红起来了,她还以为夏婉儿指的是她身上的味道呢。

“没说你,你身上什么香味我还能不清楚吗?”

夏婉儿白了她一眼,然后又将矛头指向顾宇:“姓顾的,还不解释一下吗?你身上哪来的女人香!”

“啊?顾宇,你、你居然金屋藏娇?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唐雪柔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表姐说的不是自己,顿时很受打击地指着顾宇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顾宇彻底在风中凌乱了,金屋藏娇?藏个鬼啊!活祖宗倒有一个,关键那也不是自己藏的啊?

“嘁,这个家伙的开得还挺旺。”

椰子树上,仙玲饶有兴趣地看着被姐妹花轮番轰炸的顾宇,哂笑着说了一句。

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当她无意间望向那无尽的大海深处,突然间脸色大变。

“怎么可能!那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”

仙玲仿佛被颠覆了认知,眼中映满了惊恐与不敢置信。

她像是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,整个人都在颤抖,险些从树上掉下去。

“不行,我要快点逃,再晚就来不及,所有人都会死!”

想起笔记上对这种东西的描述,仙玲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双腿已经不听使唤。

大海深处,一艘象征着不祥的黑色轮船,正朝着荒岛缓缓驶来…

喜欢与姐妹花荒岛求生的日子请大家收藏:()与姐妹花荒岛求生的日子新更新速度最快。